與作家有約/五甲 王真

不久之前,我們看了一本叫做「一切都是剛剛好」的書,而主角楊重源醫師也來了,跟我們互動,不亦樂乎。

楊重源醫師是在台東馬偕醫院的身心科醫師,在仁波切殷殷企盼的邀請,去到了塔須村行醫。楊先生說,本來一開始他不願意去塔須村,但是之後,他改變想法,決定要去塔須村,不過那是連Google也查不到的小村子,位於世界高峰喜馬拉雅山上,但是他還是去了。

說到這裡,楊先生頓了一下,繼續敘述他的親身經歷。

他說他自己在路途中,因為氣壓影響,頭痛如千千萬萬根針扎在頭上,但是一過了到塔須村的隧道,高山症完完全全的好了!楊先生說,他無法解釋為什麼,但是或許這就是緣份。

塔須村很冷,物資也很缺乏,但是他要為塔須村村民治療的熱血,沒因此熄滅。楊先生每年都會去塔須一次,一次就是一~二個月,而且也不能洗澡喔!這對我們而言,因該馬上就打退堂鼓了吧!不過他還砸下了他三分之一的薪水去買藥,這的確是很難做到的。此外還為了他們的小孩蓋了一所學校,負擔學校老師的薪水,並且募集了外套等物資,給予全村的村民。

當我聽得正入迷時,已經到了快結束的時候了。楊重源先生的演講也接近尾聲了,不過我最深刻的一句話是他說:「一切都是剛剛好,剛剛好有個塔須村,剛剛好我有能力,剛剛好有這個緣分,剛剛好有個『剛剛好』!」

他不驕傲他的行為多偉大,這點我很欣賞。不過這時,有獎徵答活動開始了,問題是「如果慈悲只做一半,反而變殘忍」,為什麼?這個問題讓我們傷透腦筋,不過大家還是努力作答!

結束的時候到了,人群紛紛離開會場,我也不例外,這次活動我想我最大的收獲,就是了解了「有些時候,要做些對別人來說沒意義,但對自己很有成就感」,就像楊重源先生本人一樣,對別人來說,他到塔須村行醫,是很沒意義的事,但對他本人來說,是一生中最有意義的事。

 

Tiny URL for this post:
 

留下評論